剧情介绍选择:(剧情介绍已更新到8集,共16集)

自白第6集剧情介绍

春浩看到度贤对自己依旧是那幅心不在焉的样子非常生气,他一把抓住度贤的衣领就想要动手,还好陈女士(南基爱饰)及时赶到才制止住了春浩。但是春浩离开没多久就发现自己随身的笔记本落在事务所里,等他返回去寻找时却发现屋里已经空无一人了,他并不知道由于他刚才的刺激,度贤的心脏病发作了,好在救护车上的陈女士通过对讲告诉接诊医院需要提早准备好心脏CT才使度贤转危为安。看到无人的办公桌上堆放的文件,春浩不以为然,但是在他即将离开时却无意中看见两个书柜之间的空隙,当他推开书柜看到那犹如蜘蛛网般凌乱的关系网时他被震惊了,当看到看书的照片居然也出现在一个角落时,春浩的好奇心更加厉害了,对于眼前这个局面,他是百思不得其解。同样陷入沉思的还有有莉,她民主党沉重地回到父亲的家中翻看起来父亲的遗物,发现了被父亲藏起来的保险柜的钥匙,里面存放着对父亲来讲极其重要的东西,看着父亲在去世前几天亲笔写下的能够操纵青瓦台的他们的身份是什么时,有莉不明所以,只是默默记下了父亲的这句遗言。春浩回到家中认真翻阅当年的卷宗却没发现任何的破绽,为了弄明白事情的真相,他来到监狱要求会见必守同样地遭到了拒绝。得知度贤入院的消息后,他在病房里和度贤谈起来当年必守案件的蹊跷之处,度贤则质问他为什么没有继续调查,两个人最终不欢而散。临走时,春浩对于当年自己办案的公正性拍着胸脯向度贤做出了保证。另选了一个时间,春浩和度贤再次见面了,两个人就度贤证据墙上的照片展开了讨论,两个都很精明的人认真商量过后会掌握更多资料的他们可能会有了全新的破案思路。拖着还没有痊愈的身体,度贤再次回到了事务所却发现了有莉暂别的纸条。春浩再次要求会见必守依旧遭到拒绝,可是当他表达了度贤在医院的消息后,爱子心切的必守忙跑了出来,得知度贤并没有危险时才放下心来,但是对于春浩的问题依旧是闭口不提。有莉把父亲遗物中的文字资料拿给一个跟她关系很要好的前辈,从那人口中有莉也知道了一些当年的与所谓的青瓦台有关的事实并知道了一个叫做尹哲敏的警卫的名字。回家后,有莉反复着哲敏这个名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果然她在父亲的笔记本里看到了父亲和哲敏见面的记录。当度贤正在凝视着证据墙发呆的时候,春浩悄悄地走了进来,他把自己见到必守的详情告诉了度贤并说出了他担心儿子安全时的紧张表情。这番话让度贤也是感慨万端。看到度贤的思绪依然禁锢在自己面前的证据墙上,春浩建议他着自己调查宗久模仿的那个十年前高恩珠被杀案,起初度贤拒绝与他合作,但是在春浩准备离开的时候,度贤改变了主意跟了上去。在调查与恩珠有关的嫌疑人时,她众多男友中的一个叫姜尚勋的瘾君子被春浩抓了个正着,虽然他有不在场的证据,但是当听到春浩一口咬定就是他杀死了恩珠时,他一不留神说出了另外一个名叫曹基卓的恩珠的军官男朋友。已经离开时,度贤想起来警方调查的笔录和刚才尚勋所言的有很大的出入,他们想再次向尚勋确认时,却发现对方已经昏迷不醒了。在春浩的一再追问下,尚有一丝意识的尚勋说出了基卓的名字。有莉意外地发现父亲和他笔记本上记录过的见过面的两个人尹哲敏和尹善候一道都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因为各种原因相继死亡,有莉觉得这未免有些过于巧合了,她按照前辈找到的他们遗属的住址后过去打听消息却吃了个闭门羹,就在她在附近徘徊的时候,一辆豪华的汽车停在了车库的门口,而从车上下来的女人竟然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陈女士。